台湾剧全网搜索首页

首页电影天堂电视剧美剧天堂卡通动漫纪录片榜单最新专题

热门搜索

战士第二季怪物乐园亲爱的,你在哪里权欲第二章半是蜜糖半是伤亲爱的自己104号房间第四季机械画皮血土绝世武神第一季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台湾剧倩女幽魂前传

倩女幽魂前传 未知

又名:

主演:张庭 谢祖武 俞小凡 焦恩俊 罗嘉良 邱心志 邵昕 何如芸 坣娜 陈孝萱 翁家明 尹宝莲 顾冠忠 乾德门 彭伟华 杨宝玮 康殿宏 

类型:台湾剧

导演:鞠觉亮 

加载中

状态:完结

语言:国语

地区:台湾 

更新:2020-10-03 14:39:44

简介:王元丰在回家的路上见到小翠被狐狸王子追赶,救了小翠。 狐王子为了报复把王元丰变成了痴呆。 元丰本来打。。。。
播放源优酷
王元丰在回家的路上见到小翠被狐狸王子追赶,救了小翠。 狐王子为了报复把王元丰变成了痴呆。 元丰本来打算回家和王跃抗议的女儿结婚,没想到突然变傻了。 国王愤怒地退出了婚约,但婚礼已经计划好了,不能改变。 这时,老妇人带着白衣女子来,说要嫁人。 国王总是无奈地答应了。  小翠在家每天和元丰玩,惹了很多祸。 嫂子到处开除翠先生,翠先生要在房间里练习书画。 小翠用法术把家里的花形“十八学士”变成了画。 之后,在房间里看到“鹦鹉”,和元丰一起放了它。 刘大人来到王太常家观赏了“鹦鹉”和“十八学士”两个奇珍,但什么也看不见,最后找到了那幅画,像得了至宝一样拿走了。 小翠把画中的花放回原处。 有一天,元丰摘花玩,王太很生气,不要带元丰去房间淘气三天。 第二天,我要去王与谏家道歉,所以我要提前释放元丰。  元丰来到王供谏家,问新婚先生感觉怎么样,元丰唱了翠关在房间里时唱的《四郎探母》的《像笼中鸟一样》,在这个间隙月红又来找麻烦再次下台了。 元丰看到丞相女盈盈,吵架和她一起去玩。 盈盈知道小翠假装是书童后,希望哥哥告诉小翠。 他哥哥翠想踢球,轻易地输给翠。 小刘来你家吃饭,嫂子又想为难小翠了。 我希望她做饭。 小翠又用法术做了一道好吃的菜,一边戏弄媳妇。  嫂子受月红的指使,计划把翠赶出家门。 小姑在小翠房间门口窃听,发现小翠和元丰在里面唱《空城计》,被元丰发现,她和小翠同意老公三天后唱《空城计》,要求准备工具和服装套装。 王太经常怀疑翠的身世,派洪捕头去翠家乡桃花坪调查,洪捕头被狐王子杀了,留下《桃花源记》片段绝笔信送回。 大文件前列的土匪试图掠夺王府的王家二宝,但潜入后发现了空城计般的场面。  土匪没有抢走“王家二宝”,但误伤了元丰。 元丰向森林呼喊,被土匪追杀,翠用法术救出了元丰。 狐王子出现了,要求小翠和他一起回去,但小翠不同意。 于是,狐王子把元丰变成了“疯狂”。 元丰没有药,王先生带着他和翠先生祝福,元丰非常喜欢路边的洋片,翠先生把他的经验画在洋片上给他看,借此唤醒他的记忆,治病,没有结果。 小翠去找元丰过去的恋人了。 我希望能唤醒元丰的记忆。 狐王子多次失败,正在考虑用“天山花粉”对付翠先生。盈盈和元丰一起放风筝,但没什么效果。 狐王子假装是高人来到你家,给王夫人“告诉我迷津”,说因为翠分得了元丰的福气,元丰就傻了。 把天山花粉交给小王,翠说用天山花粉后变傻,不分元丰的福气。 小翠制定了计谋,假装中毒一动也不动。 晚上,来到通缉的地方,用法术把通缉变成狐王子的样子,用法术出风把通缉吹入王太常房间。  小翠设置了“鸿门宴”嘲笑狐狸王子,狐狸王子逃走了。 一回到房间,元丰发现自己扮皇帝,还要求翠换龙袍,翠给他换了衣服。 正好小王有事找小翠,小翠告诉元丰不要穿龙袍到处跑,然后出去了。 元丰上街,撞到国王抗议。 国王拿起龙袍作为罪状,打算加入国王。 国王熟悉后很着急。 晚上,小翠假装是宰相去王让谏邸,说错了,本来打算去王太常家。 元丰半夜起床,发现翠不见了,大吵了一架,经常唤醒小王,小王经常命令人去找翠。 小翠的官舆来到王太常家门口,王跃谏言一直跟在后面。 想偷偷进去,但正好出来被她的下人发现,只好装扮到最后,扛着官舆进了王太常家。 王太常来接宰相,小翠被元丰识破了。  国王很生气,必须用家法管教翠。 小翠也不高兴,说反抗国王太常见了。 王太常愤怒地说要让小翠休息,小翠干脆地离开了家。 在树林里,翠又想起了元丰的种种好事,折回来了。 这时王与谏言想起昨晚的事,以为国王太靠山了,拿着服装龙袍去犯错误。 王太常来到房间门口,发现元丰在抓翠,翠一下子不见了,觉得不可思议。 王太太碰巧路过,翠说自己是玉皇大帝的女儿,用一些法术控制元丰,国王太相信了。 元丰外出,遇见狐王子,狐王子狂暴元丰,攻击翠。 翠与狐王子对战,元丰受伤了。 小翠以为元丰死了,抱着元丰哭了。 翠的眼泪落在元丰的脸上,元丰奇迹般地恢复了正常。  吕先生出去打猎,误入道观。 张于旦借宿道观,撞上吕先生,被她迷住了心。 吕先生外出寻找三色牡丹花,张于旦跟着,被发现后被嘲笑,不小心撞到额头,吕先生送了他的手帕治好了。 张于旦梦见吕先生半夜遇难,晚上在吕府到处飞,什么都不知道。 吕先生因为杀戮太多,被宣告阳寿断了,进入了避难所的地狱。 阎王答应如果恋人能为她渡过,就能重生。 张于旦知道鲁先生的死,日夜拜祭。吕先生下了位移地狱,见到了姐姐。 姐姐说有办法为吕先生回阳间见张于旦,但答应做一件事。 姐姐设法把鲁先生送到阳间,但鲁先生缺乏鬼,无法和张于旦对话,不久就被捕了。 姐姐又想办法跑去帮助吕先生了。 过了半年多,吕先生鬼魂落脚,与张于旦见面,成为了皮肤专家。 为了能重生,她提倡张在旦为她赎罪,在后世再次成为夫妇。 姐姐看到吕先生成功了,要求张在旦亲手杀人。  吕先生的罪终于还清了,可以进胎了。 吕先生和张于旦先生约定,于十五年后的八月十六日来河北卢家接吻。 姐姐杀人太重,被判15年刀山。 十五年后,姐姐来到阳间,找到吕先生,让她听话,想帮她工作。 十五年来,张在旦做了很多好事,观音给他长寿,恢复青春。 姐姐进入王媒人的身体,碰巧张于旦来到河北,吃了卢家的闭门羹。 王仲婆代替张在旦提亲。 家里的卢先生昏迷的时候,利用旁边没有人的缝隙,进入卢先生的身体,以为能得到卢先生美丽的身体,还能有个好丈夫。 丫鬟阿奴突然昏迷了,赶紧去找张在旦。 张在旦用巨大的悲伤诅咒逼着姐姐,两人终于团聚了。  珊瑚一直向往人类,有一天在海滩上遇到萧鹏,引起海魔的不满,海魔施法兴风作浪作为惩罚,引起了太子的除魔。 珊瑚在海岸被妓院的人抓住拍卖,萧鹏本想出手买,但被太子高价买下,两人约定第二天中午比较武术。 太子见色心,珊瑚找到萧鹏,向太子府求助。 太子正大光明地想失控,萧鹏马上赶到,两人约定晚上比赛武术,以珊瑚为赌注。 萧鹏把剑落在太子手里,但被砍下救主心的奴隶伤害,太子没有承认失败。 萧鹏来到野外,珊瑚为萧鹏受伤。  萧鹏再次来到太子行宫,在外厅谈话时,妃子进入太子室,发现珊瑚的秘密,试图破坏珊瑚,但意外地被珊瑚刺伤,珊瑚吸收了血气。 王妃喊道,邀请王子,珊瑚肖邦得到了逃跑的机会。 珊瑚想和萧鹏流浪,带萧鹏回海里提亲。 镇海大将军巡防发现妖,萧鹏上岸帮助海姑婆击退大将军。 太子把萧鹏留在府中,钓了珊瑚。 珊瑚出现后,侍卫杀了萧鹏,萧鹏为自卫杀了侍卫,逃到海边,但太子向首都派遣军队向萧鹏杀了太子侍卫,全家威胁萧鹏。  珊瑚为了救萧鹏,打算依靠太子。 为了防止后患,太子断草断根,想杀萧鹏,但小鹏武艺很高,杀不了。 珊瑚不能离海太久。 否则你会枯竭而死。 珊瑚要求王子在她死之前回到海里,王子死活拒绝了。 珊瑚想见萧鹏的最后一面,一会儿萧鹏赶到了,但晚了。 太子看到珊瑚死了,就不在乎萧鹏了。 珊瑚死了,萧鹏决定终身不结婚,拜堂于珊瑚原型,实现了最后的愿望。 珊瑚突然出现,与萧鹏相遇,带走了萧鹏。剑舞班在野外练习剑舞,撞到蝴蝶婆婆,投靠小怜,攻击班主江定寒,最后炫耀。 蝴蝶婆婆出现了,作为太子府提出殿前献艺《蝶变花妖》,但花妖的作用是华小怜受伤后空出来的。 蝴蝶婆婆建议在蜀山附近找剑舞之士。 江定寒找蜀山,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人选——吕线。 吕丝的姐姐本来是王府里的人,后来隐瞒了山林,蝶缘和吕丝的姐姐吕艺艺怀恨在心。 有一天,蝴蝶缘在野外撞到吕线,还是蛮横的,吕线的心很不舒服。 蝶姑公报私怨不允许江定寒参加吕丝《蝶变花妖》的公演。 否则,中止演出。 江定寒来到吕氏姐妹家,想对吕线说清楚,但没有线。 吕艺艺把丝线的投入告诉了江定寒。 江定寒不愿意去掉线的作用,不愿意展开蝴蝶缘和扑克,蝴蝶缘因罪而受到威胁,江定寒依然坚定不移,宣布剑舞班暂时解散。 吕丝建议江定寒希望能和她结婚,但江定寒拒绝了。  江定寒要解散剑舞班,没有收入来源,失去尊严,做违背原则的事。 吕丝不忍心,劝江定寒接受条件,但已经晚了。 江定寒和丝丝在说话,表达内心的烦恼时,莲香公主出现,中断了对话,约定和江定寒在野外黄昏见面。 到了晚上,还没有人来。 丝线准备回家,妖性突然杀人,正好莲香公主看见,赶紧叫江定寒来看吕丝突然躲起来,江定寒没看见,反而把公主吓得半死。 丝绸要求蝴蝶边缘放过江定寒,蝴蝶边缘没有答应,但丝绸要求自己发现姐姐的真相。 华小怡差点丧命,秘密见到王爷,说了汾阳一带的花妖蝴蝶精的事。 丝丝夜半做了个噩梦,出来找姐姐,发现姐姐杀了人。 丝线在家和姐姐对质后,去了江定寒处,说了事情的经过。 江定寒又认定杀了蝶缘之身,指出蝶缘的理论和蝶缘认为吕艺艺完全不是人。  蝴蝶婆婆建议把花排列成八卦状,以向丝线和江定寒证明吕艺艺的身份。 吕艺艺回来后,吕丝看不到吕艺艺的真面目,断手中断了。 蝴蝶婆婆看到被陷害,拉出吕艺艺对她实施法术攻击,艺艺必须做好准备,被线看着,突然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。 江定寒说服了,但丝心的结合依然困惑。 丝线遇到华小怜,小怜明确丝线本身也是妖的真相,丝线精神几乎崩溃了。 王爷离开北京寻找优秀剑舞师江定寒,要求他接受殿前献艺的事。 王爷已经对朝廷的歌曲和夜舞感到不满,想利用这个机会夺取权力。 我希望江定寒能借此机会一举得到。 吕艺艺和蝴蝶婆婆回到房间,蝴蝶婆婆想看丝丝不认艺的场面。 丝丝回家后和好了姐姐。 丝线来到江定寒的住处见面。